成人高考

成人高考

起底西北资本高手“付氏”家族


发布日期:2022-04-25 22:31   来源:未知   阅读:

  4月9日,*ST中天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称,4月6日、4月7日、4月8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15%。

  此前一天,上交所发布信息表示,对退市新亿和*ST济堂、*ST中天等退市风险警示股票,以及短时间内集中申卖等加剧市场波动、影响市场交易秩序的异常交易行为依规从严实施自律监管。

  春节以来,高管离职,被申请破产重整,徘徊退市边缘的*ST中天却接连涨停,17个交易日内12个涨停,累计涨幅为53.44%。2月28日起,上交所对包括*ST中天在内的退市风险股票,对37起拉抬打压、虚假申报等证券异常交易行为采取了书面警示等监管措施。而在2月18日,上交所也发不过对包括*ST中天在内的部分波动较大的退市风险股票,发起过依规加强监管。

  *ST中天也因此在3月8日到15日之间,因股票交易异常波动而停牌。但交易所的监管措施并未停止游资对其的炒作。

  其背后的操盘手,是其实控人付小铜以及他背后以能源产业起家,早已将其商业版图扩充至食品餐饮、房地产、物业等诸多领域的西北资本高手付氏家族。

  3月16日, 中兴天恒能源科技(北京)股份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发来的(2022)苏0281 破申13号《通知书》及《破产重整申请书》,申请人江阴建工集团有限公司 以江苏泓海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提出对江苏泓海进行破产重整。

  此前的3月9日,*ST中天称,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由海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ST中天在公告中同时表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及监事会将于2022年3月28日任期届满,但由于新一届董事会及监事会候选人提名工作尚未完成,且公司可能存在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去年10月25日,ST中天披露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中原信托与诚森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受让诚森集团11.17%股份,交易完成后,公司实控人将变更为付小铜。

  实际上,“付氏”家族其实已在资本市场运作多年,不过一直未实际染指上市公司控制权,且多为“短期”操作。至少在雅本化学、多氟多、沧州大化、润达医疗、方大炭素、ST抚钢、万隆光电、北京科锐、金种子酒等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出没过,付小铜目前仍为润达医疗的第三大流通股股东。

  “付氏”家族的掌舵者是今年76岁的付宣亮,其军人出身,从部队复员后,曾担任铜川市城区煤炭供销公司总经理。目前,付宣亮是秦煤集团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同时也(曾)是西安志丹商会的会长。

  秦煤集团前身是1989年初成立的铜川市城区煤炭供销公司,2000年变更为秦煤集团,注册资本2亿元。另外,工商资料显示,有一家名为铜川市城区煤炭供销处的机构,成立于1988年,法定代表人名叫付长喜。

  通过搭建起与陕西本土头部企业、乃至全国央企的桥梁,付氏家族频频参与对本地核心资产的投资。2000年,煤矿生意风口到来,付宣亮依靠自己的及深厚的人脉成功的在榆林、延安开发了两个煤矿,赚得盆满钵满。

  此外,秦煤集团还与一众国企一同跻身秦农银行的大股东行列,持股5%。作为陕西本地具有代表性的银行机构,秦农银行后续有望整合陕西本地农信社等金融资源,甚至冲击上市。秦煤集团还持有陕西民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民东集团)11.11%的股份。

  民东集团是由陕西省发改委牵头组建成立的陕西省第一家以民营企业为主体、国有参股的混合所有制投资公司,其股东还包括东岭集团、延长石油等陕西本土巨头。

  1971年出生的付小东,目前是秦煤实业集团、秦煤运销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同时还担任前者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此外,他还兼任了任陕西黑龙沟矿业、榆林海荣商贸物流、陕西中富新能源股份、华能秦煤瑞金发电、榆林市清水煤炭集运公司等多家能源公司的职务。

  目前,秦煤承运旗下拥有黑龙沟和千树塔两个现代化煤矿,年生产能力共计800万吨以上,同时还有锦界、大保当、三愚三个发运站,年发运能力800万吨以上。

  而老二付小铜,目前则持有多家陕西的能源企业如木市黑龙沟煤炭运销有限责任公司、神木市森朗卓创能源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也是陕西柳林酒业集团有限公司、诚森集团有限公司、金满汇(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陕西恒远工贸有限公司等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此外,秦煤实业集团副总经理兼董事、陕西中富新能源股份董事长、华能秦煤瑞金发电董事名为付小莉,1975年7月出生,实际控制着元泰能源有限公司、榆林市榆阳区翔宇煤炭运销有限公司、陕西轩正元实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

  秦煤集团以外,付小莉还担任陕西省实投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实投实业)的法定代表人,后者由陕西省实业发展集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实发集团)和陕西星际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星际实业)分别持股51%和49%,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等业务。

  实发集团为陕西省人民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的全资孙公司,付小莉则通过陕西轩正元实业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星际实业50%的股份。

  此外,自2017年6月至2020年7月,付小莉还曾担任着ST金花的董事。

  如今,以能源产业起家付氏家族,早已将其商业版图扩充至食品餐饮、房地产、物业等诸多领域。2019年11月,市场还一度传出,秦煤运销参与华能国际旗下企业的混改,增资持有华能瑞金发电有限责任公司50%的股份。

  2020年11月4日晚,付小东通过受让获得北京科锐27.11%股权,对应的转让对价为7.9亿元。同年12月 14日,转让手续履行完毕,付小东正式成为北京科锐实控人。

  2021年,北京科锐董事会构成发生变化,10名董事(含独立董事)中,有8名为2021年3月入选,付小东已开始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付小莉、付静(1994年)等人亦为董事会成员。

  2019年后,雅本化学、多氟多、沧州大化、润达医疗、方大炭素、ST抚钢6家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均出现过付小东的名字。

  多氟多2019年报显示,秦煤运销新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持有流通股比例为1.21%;今年一季报显示,秦煤运销已消失于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此外,雅本化学2019年三季报显示,秦煤运销新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持有流通股比例为1.05%;今年一季报显示,秦煤运销已消失于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ST金花2016年报显示,付小东新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持股比例为0.71%;截至2017年末,付小东持股比例增至2.76%,位列第三大股东;截至2018年6月末,付小东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单。

  而作为老二,付小铜更是被誉为“牛散”,频繁进出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

  方大碳素2017年报显示,秦煤运销新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持股比例为0.31%;2018年报显示,付小铜成为第四大股东,持股比例为0.55%;2019年一季报显示,付小铜已不再前十大股东名列;2019年半年报显示,秦煤运销亦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列。

  润达医疗2019年报显示,付小铜新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持股比例为4.24%;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持股比例降至3.71%;但在今年半年报中,付小铜便从前十大股东名单中消失。

  万隆光电去年10月11日亦披露的公告,付小铜拟协议受让万隆光电数百万股权,目前货值为3.73亿元。

  2018年,付氏家族收购柳林酒业,由付小铜和屈建斌各持股99.5%和0.5%。随后,付小铜以10亿元所购得“西北第一高楼”西安绿地中国国际丝路中心的11号楼,并改名为为柳林大厦。

  据介绍,在付小铜入主后,柳林酒业计划投资近50亿元,总占地2000亩,实现白酒年生产能力3万吨、年销售额50亿元。

  2019年,付小铜和柳林酒业分别以2亿元和8642.33万元的认购金额,5.65元/股的价格,参与金种子酒的定增,分别获得金种子酒5.38%和2.33%的股份,分列第二和第六大股东。而随着种子酒在2019年亏损超2亿元以及股价的水涨船高,2020年4月,所持金种子酒的股份甫一解禁,付小铜和柳林酒业就宣布了减持计划。2020年12月~2021年4月期间,付小铜累计套现已达2.75亿元,减持股份收益率达190%。

  去年11月3日,金种子酒公告称,公司股东付小铜及其一致行动人陕西柳林酒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股份自今年4月解除限售后,截至11月2日,柳林酒业累计减持公司股份76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63%。截至目前,付小铜持有金种子酒的股权仍超5%,为第二大股东。

  除以上这些上市公司,付小铜还曾现身航发科技、润达医疗、凌钢股份前十大股东榜单,不过目前均已退出。此外,截至去年6月,付小铜个人还持有龙大肉食5.14%股权,以及利民股份3.55%股权。若以当日收盘价计算,付小铜持有这三家上市公司股权的参考市值合计约为11亿元。

  去年三月,接受《三秦都市报》采访时表示,付小铜向媒体透露:“未来将柳林酒推向资本市场,成为上市公司,让陕西凤香白酒走向全国。”

  此外,据当地财经媒体分析,柳林酒业成立时间较短,一是还没有改制,二是经营体量小,走传统IPO之路太过漫长,因此耗时短的借壳上市应为其首选。尤其是近年来的二级市场经验,也极大地加强了付小铜对资本市场的理解力。“只有用杠杆撬动股市资金进入白酒行业,做好中长期投资和固定资产收益,才能够稳中求胜、赢在未来。”

  因此,入主*ST中天,难免就让行业产生联想——柳林酒业这是要走借壳上市之路吗?或者这只是付小铜长袖舞动资本市场的一小步?

  众所周知,陕西名酒西凤酒从2009年启动上市进程以来,四次与上市“失之交臂”。在2016年、2017年,西凤酒提交IPO申请后,也曾主动撤销招股书。

  陕西目前,还没有一个白酒企业上市。柳林酒业号称自己要上市,听起来就叫陕西人热血沸腾。

  但是,业内分析人员表示,白酒业上市,相当的不易,存在圈钱抑或洗钱的嫌疑。多位陕西业内人士也表示,现在国家对白酒上市特别严格,条条框框的卡得很死,柳林酒业想要突破,十分困难。

  付小铜曾在采访时称:“柳林酒在陕西要占领主要市场,从内蒙、宁夏、河北进入北京,这是柳林酒业的战略方向。”而其也曾透露,计划在柳林酒业投资50亿元,全力打造总占地2000亩集生产酿造与文化旅游一体化的深度体验小镇,意图实现白酒年生产能力3万吨、年销售额50亿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8年以来,柳林酒业的市场营销体系网络已全面覆盖陕西各区县,辐射北京、上海、宁夏、内蒙古、江西等省市自治区,市场反响良好,尤其是坚持纯粮造,正宗凤香型品质,得到了高度认可。截至目前,柳林酒拥有经销商179家、终端烟酒店2500余家、终端餐饮店6000余家。

  资料显示,柳林酒业2019年完成销售业绩1.4亿元,其中陕西榆林就占据近8000万。2019年一年,柳林酒实现从0到过亿的销售佳绩,成为了陕西酒业增长速度最快的品牌。2020年柳林酒业还创下日销量突破3180万的神话。

  上述人士表示,“这当然这是财报上的数据,其真实销售额可能不到一半,甚至更少”。

  据*ST中天公开的数据显示,该公司2021年度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54亿元至-72 亿元;归属于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16亿元至-21亿元;2021年12 月31日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59 亿元至-78亿元。仍处于退市边缘。

  “铁打的上市公司,流动的实控人”,相比于财务状况的剧变,ST中天实控人的频繁变更则有过之而无不及。

  公开资料显示,ST中天是一家专注打造天然气全产业链的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主要分为天然气生产和销售、为LNG接收站投资建设及运营,以及为海外油气资产开发运营。

  2019年3月,铜陵国厚成为中天能源控股股东,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从邓天洲、黄博变更为铜陵国厚实际控制人李厚文。仅隔几个月,即2019年7月,中天能源实际控制人从李厚文变更为“森田系”掌门人薛东萍、郭思颖。

  中天能源几经易主,迁址也并非首次,最初是从长春到北京。去年10月18日,ST中天公告,公司名称拟由“中兴天恒能源科技(北京)股份公司”变更为“陕西中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拟由北京市东长安街变更为宝鸡市金台区金台大道。

  此前,公司营业收入已呈现连续三年的大幅度下滑,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接连巨亏三年。

  据去年的半年报显示,*ST中天存在21笔违规担保,其中违规担保余额合计21.8亿元;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已成负值,为-1.33亿元,同比减少560%。

  去年9月13日,ST中天发布公告称,其剩余担保所涉及诉讼可能需要承担相应担保责任的违规担保本金余额为15.03亿元。公司通过法院判决确定需承担的担保金额约为13.29亿元。而目前公司涉及诉讼的违规担保案件共计17件,一审均已判决。

  ST中天还表示,因债务逾期,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的资产及账户大部分已处于冻结状态,加剧公司资金紧张状况,公司可能存在因债务逾期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冻结、资产被查封等进一步扩大的风险,进而对公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一定影响。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ST中天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139条,甚至已接连9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超7亿元。除此之外,公司还存有5次被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的记录。

  一份裁判文书显示,2019年11月,因付永峰将持有的秦煤运销16%股权以5亿元价格转让给付小东,付小东仅支付了1亿元,付永峰向法院申请,查封、冻结付小东和秦煤运销共计3.84亿元的资产。文书显示,付永峰曾表示,其发现付小东偿债能力变差,秦煤运销收益下滑,有转移财产之嫌。

  轩正元实业及其旗下的陕西鑫富瀚海石油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均在曾被法院列为了被执行人。实投实业间接持股85%的陕西金地置业有限公司,在2019年发行了2亿元的信托计划,其中西安旅游认购了1亿元。不过,2020年5月,金地置业100%股权却被质押给了西安曲江金控不良资产出资有限公司。

  而在去年,坐拥黄金地段,背靠知名商业品牌,开工近七年的西安赛格广场项目过半数股权,曾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一年。企查查显示,2020年12月,秦煤实业接手了该公司45%的股权,由付小莉出任董事兼总经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